庆熙医院VIp层。八一小说网 ≥ W﹤W<W≦.≤8≦1﹤Z﹤W≤.COM

    无人的走道中,安静得吓人。

    而在那病房前的长椅附近,气氛在此时好像显得更加沉闷了起来。

    空气中,凝着一种让人屏息的寂静。

    “权医生……”

    沉默了好一会儿,韩宇才拿着手机重新开口,声音里,似乎透着一丝难言的干涩,“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

    “……”

    显然,电话那头感受到了他之前的沉默,在听到他低沉的话语之后,耳畔的手机也是一阵的沉默,似乎是对面正在斟酌思量着自己的言语。

    片刻之后,权允儿的声音才从手机中犹犹豫豫地响了起来。

    “那个……韩先生,你的全身检查报告已经出来了……”

    一瞬间!

    心底那最后存着的一丝侥幸被彻底打破了,同时,脑海中那个刚刚还只是模模糊糊的猜测在这一刹那间就立刻清晰了许多起来。

    韩宇腾地一下就从长椅上站了起来,手掌握成拳抬起来焦虑似的按在了自己的唇上,一种很是复杂的情绪直直地冲上了他的大脑,让他的思绪一时间如同凌乱的丝线一样纠结成了一团!

    “韩、韩先生!”

    似乎是一下子感觉到了电话另一边韩宇强烈的反应,电话那头的权允儿连忙说道:“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的严重。如果今晚你觉得暂时还没有做好准备的话,我们可以等你准备好了再说。”

    突地。

    在听到权允儿这番话之后,韩宇满脸混乱的神情忽然一滞,他就像是突然间莫名想起了什么一样,转头看了一眼就在自己身前不远处的病房大门,眼神倏地就是一阵复杂。

    “这样……等过几天吧,等过几天韩先生你有空了,你来医院,我们再好好谈谈吧,刚好这样的事情,我觉得面对面地谈一下比较合适。”

    “不用了,这些事情还是今晚一起干脆地解决吧……权医生,你现在是不是在医院?”

    “嗯……啊?啊对……我现在就在医院……”

    电话那头的权允儿听到他毫无征兆的话语,先是愣了愣,但紧接着,还是在莫名中,老老实实地回答了一下。

    而听到权允儿没怎么出乎自己意料的回答,在头顶明亮的灯光照映下,韩宇很明显地抿了抿嘴,旋即他就不假思索地对着手机说道:“我现在也在庆熙,这事情我们还是当面说吧。五分钟之内我会到治疗室。”

    “啊?”

    显然,权允儿在听到他有些急促的话又是微微一愣,但没过多久,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一声果断的肯定回答。

    “嗯……好!你过来吧。”

    “嗯!”韩宇也没有犹豫地点点头,“我这边稍微交待一下,马上就过来。”

    “嗯。”

    “……”

    听着耳边传来的这道同样不假思索的女声,韩宇拿着手机犹豫了一下,还是在挂断电话前补充了一句:“那个……麻烦你了,权医生。”

    “……”

    不知道电话那头权允儿听到这话是什么表情,不过仅仅是在顿了顿之后,她低声中透出那么一丝复杂的声音就通过手机,传入了韩宇的耳中。

    “做好心理准备……韩先生。”

    微薄的双唇倏地一抿,韩宇沉默了片刻,随即还是拿着手机挺不自然地笑了笑,“那就这样。”

    说完,他没有等对面的回应,直接就很没礼貌地率先挂断了电话。

    耳边拿着手机的手掌无力地垂了下去,韩宇扭头看向了身边一侧空无一人的走道,目光幽邃,脸上的表情有种说不出来的漠然和僵硬。

    “……”

    “呼……”

    而在片刻之后,他就抬起头,对着那晃眼的顶灯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在过于明亮的灯光照映中,他的面容,似乎显得有些朦胧……

    ……

    ……

    “哒、哒……”

    空荡荡的走廊中,除了那渐行渐近的清脆的高跟鞋声在回荡着,就只剩下一片的悄然了。

    权允儿手里拿着一份文件夹,脸色有些复杂地从走廊那一头步履匆匆地走了过来。

    明晃晃的一盏盏顶灯在头顶整齐地排成一条线,白炽而空洞的灯光似乎都将她的影子映得透出了那么一丝诡异。

    老实说,如果是换成平时,权允儿是绝对不愿意在工作之外的时间来到这块区域的。

    为了保证这里的绝对安静和保密性,庆熙几乎将一切不必要的人员全都隔绝在了安保关卡外面,一到深夜,这里的气氛比停尸间那边还要瘆人。

    走在里面,令人有些生厌的灯光,还有那为了保障隐秘性而特意设计得千篇一律的房门,简直让人感觉像是走在一座沉寂的大迷宫里一样。

    尤其是那安静到连落根针好像都能听清楚的环境,实在太适合自己吓自己了。

    当然,这只是一个额外的原因而已,主要的原因还是权允儿对于进入这里心里实在感觉不舒服。

    不过,今晚是一个例外。

    快步地走在这无人的走廊中,权允儿的注意力却好像没有放到这四周让人不适的氛围上,她微微蹙着眉,目光时不时就从手中紧紧拿着的那份文件夹上扫过,脸色一阵阵复杂。

    不过不管再怎么复杂,拖拖拉拉终究不是她的风格,有些事情逃避反而可能会让事情变得更糟,至少……现在那个男人不是一个人面对这样的事情,还有她在他身边,两个人分担,总比一个人面对好多了。

    “啪!”

    脚跟下意识就轻轻磕了磕地面,权允儿站定在了这道这几天以来自己已经是第二次到来的房门前,红艳的嘴唇微微一抿,旋即就稍稍吐出一口气,没有怎么犹豫地就抬起白皙的手掌输入了密码,打开了房门。

    “滴滴。”

    “啪。”

    “嗯?”

    然而,在打开门的一瞬间,原本还在心里暗自思索什么的权允儿忽然一愣,一双狭长而妩媚的眸子下意识就微微睁大了。

    治疗室里的灯光被全部打开了,显得很明亮,但这并不是关键。

    关键是,当她打开门的那一瞬间,一道安静地坐在沙的修长身影就仿佛已经等待许久一样,直接就映入了她的眼帘……

    “……”

    ‘看来……他也很着急呢。’

    不知为何,她的心里忽然就闪过了这么一个显得有些怪异的想法,但紧接着,她就微微一抿嘴,对着坐在沙上那道身形隐隐感觉有些绷得很紧的身影自然地笑了笑,说道:“没想到韩先生你比我还快。”

    抬起头,眼神复杂地扫了一眼自己这位年轻的女主治医生,韩宇本来微微绷起了脸,想让自己看起来镇定一点,可仔细一想,他就放弃了这个毫无意义的行为,直接放任自由地将双手紧张地握在了一起,目光隐隐透出点焦虑地看着权允儿,眼神显得有些直勾勾的。

    而就像是没有察觉到韩宇表现出来的异样一样,权允儿保持着脸上淡淡的笑容,一边关上门,一边举起手边的文件夹对着韩宇晃了晃,然后她就随手打开了文件夹,边朝沙这边走过来,嘴中边相当轻松地说道。

    “不得不说,和外貌不同,韩先生你的身体素质出人意料的好呢,只不过你的双手指骨、软骨、手腕的情况来看,韩先生你是不是练过拳击之类的运动?有不少的旧伤,看来需要……”

    “权医生。”

    一声显得有些突兀的低沉声音。

    韩宇抬了抬手,脸色不太好看地盯着拿着检查报告侃侃而谈的权允儿,沉默了片刻说道:“……说重点吧。”

    “……”

    权允儿微叹口气,坐了下来,嘴中幽幽地说道:“我是想让你放松一点……”

    “我知道。”

    韩宇的脸上闪过了些许复杂,可最后,他脸上的神情还是化成了一片的坚定,“不过早面对晚面对不都一样吗?你说吧,你这个样子,反而让我感觉更紧张了。”

    “……”

    权允儿微微抿抿嘴,眼神复杂地看了看自己面前这个脸色透出点毅然的男人,旋即就又从口中轻轻叹出了一口气,随手合上了手中的检查报告,丢到桌子上,说道:“检查报告显示……你的身体一切正常。”

    韩宇下意识眯了眯眼,深邃的眸光瞅了一眼被丢在桌子上的那份检查报告,却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依然安静地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权允儿。

    他在等,等权允儿给他一个最终的结论。

    而感受到韩宇的沉默,权允儿似乎是明白了他的意思,脸上的神情更加复杂了一些,同样是沉默了一下,然后才幽幽地开口继续说道:“按照这样的情况来看……那么韩先生你的失忆症状,就只能有三种可能可以解释了。”

    话说着,权允儿就看着韩宇轻轻眨眨眼,收起了脸上的复杂神情,对他竖起了一根纤细的手指,嘴中语气轻缓地说道:“第一种可能。韩先生你现在身体中有什么依靠现在的医学技术无法检测到的疾病。”

    “第二种可能。”

    第二根纤细的手指相应竖了起来。

    “韩先生你有什么比较特殊的情况是我们目前没有想到的,而它需要特殊的仪器才能检测到,所以我们到现在也没现。”

    神态自若地说完以上两种可能,权允儿就忽然收合起了自己的手掌,对着韩宇简单地分析道:“这两种可能呢,第一种,可能性太小了。第二种,我觉得可能性也不大。那么,其实就只剩下最后一种可能了……”

    听到这里,韩宇不自觉地移动了一下位子,让自己的身体更加往前凑了凑,依然保持着沉默,可一双深邃的黑眸在紧张中,似乎还是隐隐透出了那么点希冀地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女医生。

    而看到韩宇的这副样子,权允儿好像又看出了他眼神中那深藏的一点点光芒,红唇当即轻抿了一下,声音中忽然也带上了一丝低沉,缓缓地开口说道。

    “本来看到韩先生你的检查报告我是很诧异的,因为不论是我自己,还是我咨询了一些其他脑科方面相当权威的专家,我们都觉得依照你这样子的身体情况,应该是不会出现像是失忆这种情况的才对,你应该跟我上次说的一样,早就恢复了记忆才对。”

    “老实说,我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怀疑过韩先生你是不是故意在戏弄我,故意说自己失忆了。”

    话说到这,权允儿忍不住就瞄了一眼对面韩宇的反应,见他面对自己曾经不算友好的揣测脸上也没有任何异样,眼中不禁就闪过了一抹异色,不过旋即,她还是抛开了这些小杂念,把注意力放到了眼下最重要的事情,一双狭长而妩媚的眸子眼神有些复杂地和韩宇对视着,嘴中轻轻说道。

    “可是……后来一位前辈的话点醒了我。”

    “……你想到了什么?”

    终于,韩宇忍不住开口了,他的双手依然紧紧握着,一抹急迫止不住地就浮现在了他的脸上。

    “韩先生你……之前提到过,你头部受伤的原因,是因为一场车祸吧?”

    眉头倏地微微一皱,韩宇凝视了一眼自己面前的权允儿,随即缓缓点了点头,“嗯……没错。这点怎么了吗?难不成……我的病和车祸有什么关系?”

    权允儿抿抿嘴,看着韩宇的眼神中似乎在一霎那间更加复杂了起来,在沉默了一下之后,她才张开嘴幽幽地说道:“不是跟车祸有什么关系,而是跟这种面临死亡威胁的危险有关……”

    整个人顿时稍稍一愣,紧接着,韩宇的眉头更加收紧地看着权允儿,“权医生,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面临死亡威胁的危险?”

    “韩先生……”

    权允儿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一抿那红艳的唇瓣,有些头疼地开口说道:“我觉得……你的情况,如果没有意外,很可能是‘pTsd’!”

    “p……pTsd?”

    一瞬间,韩宇在听到这个有些怪异的名词之后,整个人就忍不住愣住了。

    -(未完待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