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前面让让!前面让让!”

    “哗——隆隆~隆隆~”

    “哒、哒、哒……”

    一连串杂乱的声音传了过来,有些粗暴的开门声、焦急的高喊声、滑轮的滑地声、凌乱且急促的脚步声。≯≥ 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虽然是在嘈杂热闹的大堂,但高声的叫喊声也吸引了不少的注目。

    几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当头,随后是好几名的护士疾步在后面推着一个担架急救车,一群人风风火火地从医院大门口冲了进来,站在最前面身材高大的那名男医生还不断对着大堂中的路人挥手,示意他们让开。

    “让让!”

    “啊!”

    “呀!请你们看清楚路好吗!”

    一个女人一脸惊怒地拉着一个小男孩连忙退到了一边,以免被这一群来势汹汹的急救组撞到,一双略微狭长的眸子直勾勾地瞪了这群人一眼,声音似乎还因为惊急,带上了一丝别样的沙哑和磁性。

    然而那名领头的男医生面对女人的斥责却只是飞快扫了她和那名男孩一眼,根本来不及多说什么,只说了一句“抱歉”,就急匆匆拉着担架急救车从他们两人面前快地经过。

    “真的是……”

    女人还有些气愤地在嘴中嘀咕了一句,柳眉拧紧,不满地看着这一群从他们两人面前经过的急救组,只不过她没有注意到的是,在她的身边,正有那么一双乌溜溜的眼睛似乎正有些好奇地看着这一群从他们面前飞快经过的人。

    就是在下一刻,这双乌亮的眼睛却忍不住倏地睁大了几分,整个人好像是愣住了一样……

    一张被吸氧面罩遮盖住了些许的枯槁面容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就像是走马观花似的掠影一样,飞快地从他面前一晃而过。

    可就那一眼,仿佛就将那张苍白至极的面容深深地刻进了他的脑海中!

    干枯的头凌乱地散在额前,眼窝深深陷了进去,呈现出了一种瘆人的酱紫色,而让他记忆最深的,却是这名病人的那双眼睛,一双死鱼般凸出来的眼睛。

    浑浊,毫无神采,紧缩的瞳孔和那一大片的眼白形成异常鲜明的对比,惊恐似的睁大着,就像是……在深深地恐惧着死亡的到来!

    “到底什么情况?”

    “别说了,车祸,来之前已经休克过一次了,估计没救了……”

    “哎,我们尽力吧……”

    ……

    人们听起来相当飘渺的话语在恍惚间幽幽地传入了他的耳中,而他却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双眼睛兀自睁大着,脑海中似乎在不断闪现着刚刚自己看到的那张无限临近死亡的面容,本来就没什么血色的小脸渐渐的,好像更加苍白了下来……

    “小宇?”

    忽然,一道熟悉的温柔声音仿佛一下子戳破了所有杂乱思绪的气泡一样,打破了他的恍惚,在这一瞬间,他甚至想喘几口粗气,浑身隐隐有种解脱似的轻松感。

    “……”

    沉默了一下,他却没有转头去看女人那张带着关切的面容,而是微微张了张嘴,从口中挤出了一句几乎低不可闻的话语:“……我们走吧。”

    “……”

    看着他这副样子,女人顿时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姣好的面容上闪过了一抹浓浓的担忧之色,可旋即就被她自己掩藏了起来,她微微深吸了一口气,温声地对自己手边的这道瘦小身影说道:“嗯,我们走吧。”

    他微微低下头,没有理会女人的话。

    而看到他这样的反应,女人也不在意,只是温柔地笑了笑,随即就推着轮椅朝医院大堂中的电梯走去。

    只不过,似乎没有任何人察觉到的,女人的步伐在悄然中,不断紧张地加快着……

    ……

    ……

    “啪。”

    面前的这扇金属大门忽然毫无征兆地从里面打开了。

    女人连忙站了起来,目光先是飞快地瞄了一眼大门上那盏还未熄灭的手术提示灯,紧接着就脸上的神情就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地看着那名身穿手术服走出来的医生。

    “医……医生,情况怎么样了?”

    有些颤抖的声线,全然没了平日里的淡雅,就连之前那丝别样的沙哑与磁性似乎都消失不见了,剩下的,就只有话语中止不住透出来的紧张。

    而男孩,则待在一边低着小脑袋,看起来貌似对这名医生的出来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是自己愣愣地盯着地面呆,任头顶昏黄空洞的灯光洒在他的头顶,在他没什么血色的小脸上映出了一片的阴影……

    看着自己一出来就一脸焦急地凑上来的这个女人,这名摘掉一边口罩的医生脸上突地就涌出了点难言的复杂,似乎有点尴尬愧疚的样子,他的目光下意识就扫了一眼那道默默站在一边的瘦小身影,抿着嘴一阵犹豫,可最后,还是只能咬咬牙说道:“抱歉……我出来是要跟你们家属通知一下……”

    顿时!

    别说是女人一下子就有点白下来的脸色,就连一直安静地待在一边面无表情的男孩似乎也隐隐察觉到了什么,眼皮子微微动了动,随后他缓缓抬起头来,一张苍白干瘦的稚嫩小脸在走道中的灯光照映下,清晰地显露了出来。

    “……”

    看着那双乌溜溜的眼睛,这名医生有些不自然地稍稍偏移了一下自己的目光,旋即他面对女人十分不好看的脸色,还是一叹气,语气沉重地说道:“两位病人的伤势实在太严重了,车子的冲击力几乎把他们的肋骨、胸骨全部撞成了碎片,而且两位还都有先天性的疾病,身体本来就很差,所以……”

    女人的眼眶几乎在一瞬间就红了,她颤抖着声音不甘心似的问道:“所……所以什么?”

    “所以……”这名医生一脸遗憾地又叹了口气,“我们虽然依然在全力抢救中,但还是不得不先向你们家属下达病危通知书。”

    一瞬间,女人似乎有些站不稳,腿一软,好像是要瘫坐到地上一样,一层浓浓的水雾很快就在她的眼眶中聚集了起来。

    可就在这时,一道有些突兀的微弱童音传进了两人的耳中。

    “病危通知书……意思是说,他们要死了吗?”

    倏地,女人和那名医生都愣住了。

    紧接着,女人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本来紧握着的双手微微一颤,她连忙转头看向那道正站在一边安静地看着他们的瘦小身影,唇角勉强扯了扯,脸上露出了一个还算柔和的笑容,温声说道:“小宇啊……”

    “病危通知书……”

    然而,他却没有理会女人,依然用那双乌溜溜的眼睛,盯着站在大门前的那名医生,脸上的表情,在灯光照映下似乎显得有些怪异,“意思是不是说……他们要死了?”

    显然,这样的情况是女人和医生都没有预料到的,看着那双直勾勾地注视着自己的乌亮的眼睛,这名医生不自觉就抿了抿嘴,犹豫了一下,没有表示什么,只是走过去,将自己手中拿着的两张文件举了起来给男孩看。

    老实说,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个举动有什么意义,按照男孩稚嫩的岁数,可能连上面那斗大的“病危通知书”五个字都不认识,可是他还是觉得,自己有必要给这个男孩看一下这两张东西,这是男孩的权利。

    看着自己眼前这两张文件,男孩的目光似乎恍惚了一下,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看得懂,他只是愣愣地看着这两张文件呆。

    而看到他这副样子,这名医生顿时眯了眯眼,随即他的脸上忽然就露出了一个亲和的微笑,对着自己面前这道瘦小的身影温声说道:“小朋友,要不要……进去看看?有你在,可能会给他们很大的力量,没准就能支撑下去了也不一定。”

    一听到这名医生忽然的这番话,站在不远处的女人原本还满是茫然无措的黯淡脸色似乎腾地涌出了些许的光彩,连忙同样有些期待地看向了那道站在一边的瘦小身影。

    而一下子感受到两人期盼的眼神,男孩似乎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他眨眨眼,用一种近乎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进去看看?”

    “嗯。”那名医生毫不犹豫地点点头,满脸温和怜爱地看着他,温声说道:“进去看看吧,你应该很想见他们吧?”

    男孩顿时沉默了一下,紧接着,他轻轻眨了眨眼,一只瘦弱苍白如同鸡爪似的小手就被他缓缓抬了起来,似乎是想要触碰自己面前的这两张文件,可就在这时,一张苍白枯槁的脸庞突然就从他脑海中跳了出来!

    “唔!”

    一声好像充满了惊慌的轻呼,他的手就像是触电了一样,急地又收了回去。

    “小宇!”

    女人一下子被吓到了,那声气喘似的低呼虽然在外人看来可能没什么,但熟知男孩身体情况的她却很清楚,这几乎就是他能够出的最大音量了。

    “怎么了吗?”

    这名医生也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样,连忙有些紧张地看着自己面前这张似乎在一瞬间将脸上最后一丝血色都给抽光了的小脸,脸上满是关切。

    “……”

    “阿姨……我想离开了。”

    “……啊?”

    毫无征兆的一句话,女人和那名医生都愣住了。

    而还没等女人反应过来,在她的视线中,那道瘦小的身影就突然直接埋头默不作声地转身,缓缓地移动自己的脚步向外走去。

    “小……小宇!”

    女人脸色一急,下意识就要伸手去拉,结果还没等她的手触碰到那道瘦小的身影,男孩就率先转回头来看着她,脸上的表情中带着一种难言的感觉,“我累了……我们先回去吧。”

    “……”

    看着自己面前这双漆黑的眼睛,女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

    她只能连忙抿抿嘴,让自己有些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尽量亲和的笑容,蹲下身,温声对男孩说道:“小宇啊,要是不想进去……那就算了,我们就不进去了,我们就在外面等就……”

    “等什么?等这群穿白衣服的人告诉我……他们死了吗?”

    一瞬间。

    女人和那名医生的目光都呆滞住了……

    ……

    ……

    “那孩子……逃走了。”

    “后……后来呢?”

    一道听起来情绪相当复杂的悦耳声音低低地响了起来。

    “呵……后来?”

    医院的走道中,韩宇拿着手机低声地讲着电话,脸上挂着一点淡淡的笑容,看起来挺轻松愉快的样子。

    可如果仔细看,就会现,在他脸上的笑容中,似乎深藏着一丝丝无法说明的悲伤……

    “后来……他在家里收到了自己亲人的死亡通知,他连他们生前最后一面都没看到。”

    一瞬间,郑秀妍忍不住咬住了自己的下唇,一种难言的感觉从她的心底无法抑制地滋生了出来。

    尽管电话另一边那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很轻松,可那话语中的沉重,却是任谁,都能听得出来!

    “可是……可是,o……不是,那孩子……到底为什么……”

    她实在忍不住追问了一句,眼圈莫名有些红。

    “为什么吗?”

    韩宇沉默了一下,考虑了一会儿,然后就从嘴中轻轻吐出了一个词:“……害怕。”

    “害……害怕?”

    “嗯……因为害怕,所以说……逃走了。”

    “可……可是我还是……”

    女孩不太理解的声音传了过来,韩宇顿时微微笑了笑,轻声说道:“亲人,对于……对于他来说,已经是世上唯一的依靠了,可是……”

    话音一顿,韩宇拿着手机微微低下头,脸上的那个淡淡笑容就像是一瞬间再也保持不住那层脆弱的伪装一样,苦涩与悲伤的感觉,充斥在了他嘴边,眼睛里,甚至是他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中……

    “……可是,他待在手术室前的每一分,每一秒,却都是在随时等待着被别人宣判这世上他唯一的依靠消失,那种感觉,呵,真是……毛毛你可能感受不到……”

    “我知道……是不是感觉随时就会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

    忽然,电话中传出来的低沉女声让他愣住了。

    -(未完待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