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oppa零九年的时候已经服过兵役了?敏京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一大早。㈧㈠中Ω文┡』Ω网WwんW.*8⒈Zw.COM

    刚刚到达公司的林允儿就被一则消息给弄得愣住了,忍不住睁大了眼睛,看着正站在自己面前的金敏京。

    “还能是什么意思?”

    金敏京翻了翻白眼,“就是字面意思啊!韩宇那家伙零九年的时候就入伍服过兵役了,体检一等,二十四个月,行了吗?”

    “可、可这样不就是说……我oppa他,零九的时候回到过韩国吗?”

    “对啊!”

    金敏京一脸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然后她忽然眨眨眼,瞧了一下林允儿的脸色,表情顿时不由变得有些怪异了起来,“等一下,难道……你别告诉我这事情你完全不知道啊?”

    林允儿沉默地和金敏京对视了一下,随即就微微抿了抿唇瓣,低下头去,轻蹙着眉头也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都不知道你这丫头有没有在骗人……”

    嘴里小声嘟囔了一句,接着金敏京咂咂嘴,又看了看自己面前那张神情似乎有些低沉的俏脸,忍不住就没好气地继续说道:“总之!韩……你oppa吧,这次真的是大。完全戏弄了所有人了。这几天那些新闻闹得那么凶,可他分明已经服过兵役了,偏偏就是什么都不说,害得大家都以为他心虚。结果现在居然又一声不吭地让剧组甩出一张证据,这真是……我觉得吧,没准以后我们也可以学学这个办法,效果真的不错。你是没看到,昨天有关他的新闻还铺天盖地的,结果今天中午,不,今天早上就全都消失了,之前那些叫嚣的媒体都不敢开口说话了。以后你们要是再闹出点什么绯闻……”

    “不行!!”

    “偶妈呀!吓我一跳!……呼、呼……呀,你这个死丫头,干嘛突然这样?”

    金敏京一脸惊吓地睁眼看着突然腾地就从自己位子上站起身来的林允儿。

    “姐姐。”

    “干嘛?”低下头惊魂未定地拍着自己的胸口,金敏京有些没好气地回了林允儿一句。

    “今天早上的拍摄通告能不能帮我改到下午?我想现在去我oppa家一趟。”

    “什、什么?!”

    顿时,金敏京惊愕地抬起头看着林允儿,双眼微微睁大了起来,“呀!林允儿,你疯了吗?你怎么可以去……”

    “我怎么不可以去那里!”

    没等金敏京把话说话,林允儿就直接朝她理直气壮地皱了皱鼻子,整个人看起来很是神气地娇声说道:“现在所有人都知道那是我oppa家了!妹妹去oppa家有什么问题啊?”

    林允儿的话让金敏京愣了愣,脸上刚刚涌起的怒气不由就转变成了些许淡淡的尴尬。

    她只是下意识的反应而已,以往这群丫头如果说要去哪个男人的家里,怎么可能同意嘛!

    所以金敏京才一下子忘记了今时不同往日了。

    现在,还真的有一个男人的家,林允儿是可以趾高气昂、无需遮掩地直接从大门口走进去……

    “不……不是,就算那是你oppa,但是允儿啊,现在这个时机你实在也不适合……”

    “我才不管那么多呢!”

    不过道理是这样的没错,可金敏京对于林允儿这么光明正大地在自己面前说要去某个男人的家里,心里面还是感觉很奇怪,忍不住就低下声来,苦口婆心似的想要劝说一下。

    然而林允儿却完全没有要听话的意思,毫无商量余地地摆摆手,皱着玉鼻说道:“从来没听说过妹妹去哥哥家还需要在意其他人的意见的,我就算在我oppa家睡觉他们都管不着!”

    “呀……你还要在他家睡觉?!”

    下意识的,金敏京就又睁大了双眼,整个人差点跳起来。

    “哎,总之,拍摄通告的事情就拜托敏京姐你了哦~”

    鬼灵精地对着自己眼前神情怔愣的金敏京挑了挑秀眉,林允儿的小脸上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旋即说干就干,动作特别利索地直接抄起自己的外套和包包逃也似的朝外面跑去。

    “……”

    “哎一古,我这个头啊……”

    头疼地抬起手扶了扶额头,金敏京在咬牙中又有点不放心地望着林允儿那道飞奔而去的柔美背影,嘴里恨恨地嘀咕道:“等再熬几年升了室长,看看我还会不会理会你们这群死丫头!”

    只是,话虽是这么说的,片刻之后,金敏京还是一脸无奈地叹口气,低头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啊,您好导演,我是**的金敏京啊。”

    “啊对对,那个非常抱歉,真的非常抱歉,我们允儿吧,今天早上有点事情,您看……今天早上广告的拍摄能不能改到下午?”

    ……

    几十分钟后。

    环境清净幽雅的别墅住宅区中,林允儿拿着一张从林父那边抄来的地址逛了半天,终于是找到了韩宇的家。

    不得不说,当林允儿看到这幢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充满欧式风格的两层别墅时,心里还真的莫名有点心虚的感觉,不自觉就眨巴眨巴清澈的双眸,小心翼翼地扭头看了看自己的四周。

    不过旋即她就想起什么似的一皱鼻子,扬了扬小脸,轻声咕哝了一句:“现在我还怕什么?那是我oppa的家啊!”

    话说着,在头顶明媚的阳光照耀下,林允儿的唇角清楚地露出了一抹甜蜜至极的浅笑。

    “真的是个级大坏蛋……既然那个新闻根本就是胡说的,不会跟我说一声吗?害得我这几天一直担心他。还有,零九年服兵役到底怎么回事?连阿爸都不知道这件事……”

    嘴里嘟囔着,林允儿就走到了大门口,毫不胆怯地直接抬手连按了两下门铃。

    可等了好几秒,门里面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林允儿不禁皱了皱眉头,又抬起手准备按门铃。

    结果就在这时——

    “允儿……对吧?”

    门打开了,一道柔和而又陌生的女声突然传入了耳中。

    “……”

    林允儿倏地微微睁大了眼睛,刚刚抬起的纤手还悬在半空中,整个人怔怔地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位*****许久之后,才呆呆地问了一句。

    “您……是谁啊?”

    ……

    ……

    “抱歉,因为是我平时工作的地方,所以有点乱,别介意,随便坐吧。”

    “没事,我觉得这地方很不错了。”

    “呵,是吗?”

    裴彬抬眼看了韩宇一下,嘴角轻轻翘了翘,旋即他就将自己怀里抱着的那堆文件放到了一张桌子上,“你也把你手上的资料放下来吧,我要简单地整理一下。可以先到处看看,估计这几天我们都会很忙的。”

    “嗯。”

    轻轻点点头,韩宇将自己怀里分担的那部分文件也放到了那张桌子上,接着他就抬抬头,环顾着这间空间相当宽敞的仓库房。

    第一个印象就是柜子多、桌子多还有文件多。

    整间仓库房除了一些简单的家具之外,其他地方几乎都是桌子和高大的资料柜。

    成堆的资料有的整整齐齐地摆放着,有的则是散乱地堆在一张张桌子上,旁边还有两块移动白板,上面依然残留着点油性笔的字迹。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整间仓库房的通光很不错,三面都有几扇宽大的玻璃窗,窗台上还养着几盆郁郁葱葱的绿植,一下子就给本来氛围有些沉闷的房子里增添了几分鲜活的色彩。

    “那是我女儿养的,她偶尔考试的时候会跑到我这里来备考,说我这里太闷了,就养了几盆放那,要光是我的话可养不活。”

    裴彬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韩宇表示明了地点点头,也没回答什么,只是双手插着兜走到了一个资料柜前。

    裴彬对于资料归类显然很有条理,透过资料柜的玻璃橱窗,韩宇能清楚地看到那份份按照年份排列起来的资料夹,夹脊上还贴着资料所对应的案件名称,让人一眼看上去就忍不住暗暗咋舌。

    不过比较奇怪的是,韩宇看着这些刑事案件的资料,脸上的神情却是隐隐透出了一种难言的凝重,目光,似乎有点出神。

    事情的展貌似走向了一个让他、至少是让金家人都会欣喜若狂的方向。

    可不知道为什么,当知道了那具尸体不是志雄之后,韩宇却并没有松了口气的感觉。

    确实,得知这个消息他既惊愣又开心。

    但同时,韩宇感觉自己心里面也莫名生出了一种说不出的忐忑与不安。

    正是事情出现了完全出人意料的反转,所以反倒是让他的心情越凝重起来了。

    原因有很多,因为一下子就离奇神秘起来的案情,也因为情况太过颠覆了,让人一时缓不过来。

    而其中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在于,韩宇忽然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如同巨石般,压在了他的肩头,不说让他喘不过气来,

    “韩先生,我有件事想跟你说一下。”

    忽然,身后又传来了裴彬的声音,韩宇没有回头,只是微蹙着眉头一边想着自己的心事,一边随口问道:“嗯?您要跟我说什么事情?”

    “其实……当初车祸的时候,有第三辆车在现场。”

    “……”

    猛地。

    就像是脑袋被人重击了一下一样,韩宇缓缓转过头去,怔怔地望向了站在桌子边表情复杂地看着自己的裴彬……

    十分钟之后。

    “所以……我最后还被人多撞了一下?”

    “对……”

    “对方是谁?”

    “不知道,那个时候上头让尽快结案,所以我根本没有时间去仔细查一下那第三辆车。”

    事情展到这一步,裴彬面对着韩宇也不再遮遮掩掩的了,反正估计之前在国搜科的时候韩宇自己也看出点什么了,所以裴彬也就直截了当地顺便说出了自己当初会那么匆忙结案的理由。

    “……”

    默默地抬起头,韩宇和一脸坦然的裴彬对视着,一双黑亮的眸子里,似乎隐隐在闪烁着什么。

    “事情都这样了,好像也没什么好说的,现在重点是找到志雄。我就问您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我的身份,真实身份,您知道吗?”

    “不知道。”

    裴彬老实地摇摇头,“美国的信息我这个韩国的检察官根本查不到什么,至于你在韩国的信息,我能查到的,基本上你自己都知道。上头好像封锁住了你的资料,要不是有那份兵役报告,我甚至都查不到你o9年有入境的记录。”

    “……这样吗?”

    韩宇点点头,反应意外的淡然,只是紧接着他就想起什么似的,抬起头来又对裴彬说了一句话。

    “裴检,帮我跟他们说一下。不管我过去身份如何,与他们关系又如何,也不管他们到底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或者也没想得到什么。如果志雄因为他们当初那个轻率的决定而出事,这笔帐,我一定会跟他们算。”

    倏地。

    有些愣神地和自己眼前这双幽幽的黑眸对视着,裴彬的心底毫无征兆地冒出了点淡淡的寒意。

    韩宇在说这番话时的样子是他从未见到过的,语气很平静,仿佛只是在阐述一件简单的事情一样,但莫名的,裴彬就是从他平静的声音听出了一种说不出的。

    很奇怪。

    明明韩宇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艺人,顶多算上一个尔大教师的身份而已,可偏偏,裴彬觉得要是自己真的把韩宇的这番也不知道算不算是威胁的话转述过去,那些习惯了高高在上的家伙可能真的会……感到害怕?

    “行了,不说这事情了,老实说,谈论自己当初被人撞的这种事情我心里真的有点怪怪的感觉。我们还是讨论一下志雄的下落吧。”

    凝视着自己面前这张表情平静得让人看不出他此时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的俊朗脸庞,裴彬抿抿嘴,旋即也收敛起了自己的心神,点点头道:“嗯,我们还是直入主题吧。既然死者不是金志雄,而我们又可以确定最开始驾驶那辆车的人是金志雄,那么事情无非就两种可能了。”

    “哪两种?”

    “第一种,撞车之后,金志雄被人带走了,很可能就是现场那三辆神秘的车辆。不过这种可能性不大,案现场并没有现血迹,而且车在山崖下,要是金志雄当时在车内,没理由完好无损,如果金志雄已经死了的话,应该也没人会无缘无故地带走一具尸体。”

    “第二种情况呢?”

    裴彬微微眯起眼来,一字一顿地说道:“在撞车之前,在某个我们现在还不知道的地方,金志雄他……生了一些我们现在同样不知道的事情!”

    -(未完待续。)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