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回到几分钟以前——

    “OPPA!不是,你怎么突然就跑过来了?还有,社长是怎么回事?你和我们社长认识吗?嗯?”

    在打开车门坐进去之后,两个人的相处模式远不像外边那几个躲在远处车上偷窥的丫头想象得那么和谐。

    坐在副驾驶座上,金泰妍甚至顾不得系上安全带,一个接一个的提问就像连珠炮一样,从她口中冒了出来,鸭舌帽下那张被金发掩映的蹙眉小脸,有种迷糊的可爱。

    “刚刚在外面不是说了吗?我找你有点事情。”

    随手摘下自己脸上的口罩,再扭头把手机放到一旁去,他一手扶在方向盘上,瞧着自己身边的女孩,脸上就不禁流露出了一抹淡淡的莞尔之色。

    “你还笑?”

    金泰妍秀目微瞪,用难以理解的目光看着他,满脸担忧地说道:“要是刚才你来接我的那一幕被记者拍到了,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啊?”

    “那些娱乐媒体是限制我们的存在,可我们有必要因为他们而进一步限制自己的内心吗?”

    一下子,金泰妍愣了愣,看着他低头启动车子,“……什么?OPPA你……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说——”

    他回过头来,嘴角翘起地抬手摘掉了女孩头上的帽子,顺带着还撸猫似的揉了揉她的脑袋,微笑道:“OPPA想见妹妹一定要这么困难吗?谁能想到我们会直接在大街上见面?还有,你OPPA我是谁?韩宇啊韩宇,那个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传出一个新绯闻的韩宇,反正我们俩也不是第一次传出新闻了,就算多一次又怎么样?”

    听到他这番出人意料的自嘲话语,在怔了一下后,本来不擅撒娇的人就不自觉地做了个鼓嘴的小表情,显得幽怨又弱气。

    金泰妍瞪着他:“OPPA,现在是你开玩笑的时候吗?”

    “呀,在你看来,我是在开玩笑吗?”

    他,不,是韩宇。

    开动起了车子,韩宇一边关注着前方的路况,一边失笑地瞥着这丫头:“我和你就不能私底下见个面吗?作为OPPA,我连见见自己妹妹的权利都没有吗?”

    被他这话弄得又是一愣,金泰妍抿抿嘴,就稍稍支吾道:“不、不是……我的意思是说,OPPA你就算要见我,也用不着这样的方式吧?在大街上,这么多人,要是被人看到我和你坐进车里,该怎么办?”

    “呀,我们DaeDae呀,好像吧,刚才是你直接拉着你OPPA我坐到车上的吧?”

    金泰妍顿时语塞了一下,紧跟着气哼哼地抱手回过脸去,看向了车的前方,没好气地问道:“所以说,OPPA你到底找我有什么事?还有社长是怎么回事?你和金社长认识吗?”

    “怎么回事?这三个耳熟的问题?”

    “呀。”

    忽然想到什么似的直起身来,金泰妍睁大了双眸扭头看着他,道:“不会……OPPA你现在是真的打算和我单独谈谈吗?因为之前那个电话?”

    “什、什么?”

    一时没反应过来的韩宇偏头奇怪地看着她。

    “……哎,没什么,不是就算了。”

    看到某人的反应,金泰妍大概是意识到自己想错了,脸上不由就浮现出了不太自在的神情,连忙伸出双手,捧住韩宇的脸,将其扭正了回去,“OPPA你还是认真开车吧!说起来……OPPA你有驾照吗?回国之后就一直忙着拍戏,应该没时间去考吧?”

    “……”

    “嗯?OPPA?”

    感受到面颊上那双小手指尖的微凉,在金泰妍没有意识地收回手之后,韩宇才恍然回神般抬眼瞧了瞧车的后视镜,抬手掰了掰,旋即就自信满满地微微一笑:“哦。放心吧,韩国可是承认国际驾照的。”

    “哦,这样啊。”

    点了点头,金泰妍却仍用一种推己及人的怀疑眼神瞟着他,一双明亮的眸子眼神直勾勾的,在黄昏洒进车内的一片微光中闪亮得像是两颗透澈的玻璃球一般。

    “可是OPPA,我们这是去哪?”

    看着车外街道上热闹的景象,来往的路人和车辆络绎不绝,再歪着脑袋往上瞧了瞧渐晚的天色,金泰妍就不经意地嘟嘟嘴,开口轻声问道:“OPPA你今晚不是有终放宴吗?时间上不会来不及吗?”

    “你记得?不对。你知道?”

    “嗯,当然了。怎么?意外吗?”

    “嗯。”韩宇的回答显得很老实,他双手扶在方向盘上,视线注视着前方,“因为感觉以你的性格应该不会注意到这些才对……就像我一样。”

    “什么啊,我和OPPA你一点都不一样好不好?关于OPPA你的一切,我都记得,我都知道好不好~!”

    听到她这句话,内心好像莫名一动,韩宇不由侧侧头,朝身边看去了一眼。

    一只白皙的小手支着下巴,金泰妍幽幽地盯着他,随即就坐正了身子,皱了皱鼻子呢喃道:“可是……关于我的一切,你却似乎全都忘了……”

    整个人没由来地静止了下来,在沉默了几秒后,韩宇才一抿嘴,脸上重新扯出了一丝无奈的笑容,仗着身体优势,一只修长的手臂侧伸了过去,再次好好地蹂躏了一下那柔顺的头发,“哎一古,哎一古,瞧瞧这怨气,就先好好坐着吧,嗯?有什么话等我们到了地方再说,到时候是什么事情,那个什么金英敏和我的关系,OPPA都告诉你。”

    板着脸接受他的使坏,等到他的大手离开自己头顶之后金泰妍才低低哼了一声,小手抬起来给自己顺毛,嘴里咕哝着:“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到底想干嘛……”

    话是这么说,可之后她也情不自禁地抿住了双唇,转头看着车窗外不断掠过的繁华街景,没有再提出任何的问题,也没再埋怨地说些什么。

    车内的气氛,一时变得有些安静下来。

    过了一会儿,许是觉得两个人都不说话太尴尬了些,韩宇默默地抬眼瞧了瞧车的后视镜,就伸出手去,打开了车载的电台,在调试了几下后,一道温婉的播报女声就传了出来。

    “相信大家应该还记得前不久通过我们电台找到初恋爱人的那对情侣吧?因为出国的原因,男生和女生失去了联系,在多年以后才得以重逢,确认彼此的心意还是跟当年一样没有改变。那么,等待与爱情,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呢?是什么样的心情,可以让人在没有目标的情况下,彼此等候着对方?或者说,在世上,真的有这样可以互相守候的感情吗?”

    似乎被不约而同地吸引了注意力,原来正在各自分散思绪的两个人在听到车载电台的这段开场白后,都不由自主地将视线稍微偏移了过来,留心倾听着那道仿佛近在耳边的轻柔声音。

    “在路的尽头,

    依然有路。

    在路的尽头,

    依然有能成为路的人。

    独自成为春天的道路上,

    也有不停下脚步继续前进的人。

    江水流动后会停下,

    飞鸟飞走后不会再回来。

    即便天地间所有的花朵都散开了,

    看吧……在爱情结束的地方,

    也有因爱情而留下的人。”

    念诵到这里,电台中那道温婉的女声顿了顿,用轻轻呢喃的声音说着,如同挠在心头上一下下的悸动,感慨而满怀不悔的浅浅笑意。

    “在爱情中,等待并不是一件无意义的愚事,也许在多年以后,每当自己回想起那段时光,就会同时忆起当时那段感情给予自己所有的美好,所有为了对方的瞬间,都是值得珍藏在心底的片段。如果当初自己没能等待过,之后回想起来,有可能才会让后悔和失落的心情溢满在内心中,不是吗?”

    “在今天,我们电台收到了那对情侣的回信,两个人马上就要结婚了。自己能够成为爱情,有一个无悔走在春天的道路上的人,也许,这就是在爱情中进行等待后的美妙吧?那么,接下来让我们为这对准新人送上一首《永远的夏日》,祝福他们,也祝愿现在正在电台前收听我们节目的每位听众,能够在生活中找到那份值得自己守候的爱情。”

    话音落下后,一道悠扬清越的歌声就在车厢里的空气中飘荡了起来。

    “I just wanna see you everyday~”

    (我只想每天见到你)

    “And i just wanna tell you,”

    (我想告诉你)

    “what mother said.”

    (今天我妈妈说了什么)

    “She said she really liked you at first met.”

    (她说她第一眼见到你就很喜欢你)

    “Then she just wanna be your mother in law~”

    (她想要成为你另一个妈妈)

    ……

    总觉得相互间的氛围突然发生了某些不知名的变化。

    听着耳边这道轻快的女声,韩宇伸出手调小了音量。

    “怎么了?挺好听的啊。”金泰妍若无其事地问道。

    瞥了这丫头一眼,韩宇同样一脸沉静地回答道:“听着不太适合。”

    不太适合?哪里不太适合?

    这话,金泰妍没有问出口,她只是眯了眯双眼,盯着自己身旁坐在驾驶位上的这道俊朗身影,沉默着没有说话。

    “啊嘟!”

    恰在这时,一道耳熟的提示音响了起来。

    两个人都低头看了看韩宇搁在一旁亮起屏幕的手机。

    “你帮我看看是什么消息。”

    “我?”

    “不然还能是我吗?”

    蹙了蹙眉,似是没想到韩宇会主动让自己接触这么隐私的事情,金泰妍犹豫了片刻,拿起了那部手机。

    “密码?”

    “你的生日。”

    什么啊,这个?

    禁不住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却只看到一张平静不已的侧脸,金泰妍抿抿唇,还是没有说话,只是低下头默默解开了锁屏。

    然而,在打开KaKao界面之后,她就忽然默然了下来。

    因为,在KaKao的界面上,显示给对方的备注是——

    【我们允儿】。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