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泰妍,有什么事吗?”

    说实话,突然接到金泰妍的这通来电,韩宇心里面多少都有点讲不清楚的慌乱。

    要知道,就在前不久,他还在处于一种“自家的一个熊孩子准备和其他八个孩子约架”的头疼状态中,结果现在,其中一个“孩子”就暂时毫不知情地找上了他。

    尽管,这个比喻并不算恰当。郑秀妍的举动与其说是任性,不如说是过头的骄傲会更好一点。少女时代剩下的那八个女孩,她们也都不是小孩了,哪怕到时事情真的无法避免,她们对此也应该都会有自己的判断。

    算了,女人之间的事情,男人最好别搀和。

    “那、那个……我刚刚舞蹈练习结束了,忽然想到了OPPA你……就打过来了。”

    韩宇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就笑了起来,对说话显然有些小心翼翼的金泰妍轻声说道:“是吗?做得好,有这种想法就对了。爸,还有阿姨、夏妍他们都一直在全州,如果你和我都不经常联系的话,那不就真的变成一个人了?以后,想找人聊天的话,都可以打电话给OPPA,我要是不忙,一定会陪你的。”

    他这话,口吻隐隐像是在哄小时候孩子,然而电话那一边远在首尔的金泰妍听了之后却颇为受用。

    她似乎因为感受到了那份熟悉的温和而暗暗松了口气,最初拨出这通电话时心中的忐忑与紧张不由自主地平复了许多。

    “OPPA,你现在在做什么?在南苑待得习惯吗?”

    想了想,觉得自己太过直白地开口不太好,金泰妍就打算先和韩宇闲聊一些琐碎的话题,事实上,她自身也的确在好奇这个——自从韩宇离开首尔去了全罗北道之后,明明以前两个人也没有怎么联系过,金泰妍却觉得自己内心好像缺失了一份安全感,她能察觉到允儿的感觉应该和自己差不多,这几天集体练习的时候,那丫头一直兴致不高。

    “放心吧,剧组的环境不错,我和大家相处得也很好。”

    听得出来金泰妍话中对自己的关心,韩宇微微勾起了嘴角,心情也不由好了一些,“现在的话,我刚好也在拍摄结束的休息中。”

    “是吗?啊,说起来,OPPA的这部电影什么时候会上映啊?明年?”

    “不是。一个月后就上映了。”

    “一个月?!这么快吗?”

    电话那头的金泰妍可爱地睁大了双眼,素颜的白嫩小脸上写满了吃惊。

    哪怕她再怎么宅,也是知道一部电影从制作到上映需要的周期至少也要几个月,有的电影由于审核问题或者制作方面的问题,几年不能上映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为什么韩宇在大银屏上的出道作品会这么快?

    韩宇能够理解金泰妍的惊讶,微笑地解释道:“我不是临时替换的演员吗?听说电影的审批早就通过了,就定在9月16日好像。”

    “9月16日吗?”

    听了韩宇的说明后,金泰妍眨眨眼,在恍然之余,脸上也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她喃喃说道:“这样也刚好呢……我也很想快点看到OPPA你的这部作品。”

    “电影?你吗?”不知是不是巧合,在听到泰妍的自语后,韩宇也眨了眨眼睛,随即便略微打趣地笑道:“不是说‘金宅女’吗?出行?No。看电影?同样No。只要有软糖和一床被子就够了。”

    “这次不一样好不好!”

    没想到自己二十多岁了还会被家里人调侃这件事,被戳到痛处的金泰妍不由微红着脸颊,拿着手机信誓旦旦地说道:“这次是OPPA你啊!所以说,答案是无条件的Yes!OPPA你的电影,我不去看像话吗?不仅是我,阿爸偶妈他们肯定也会看的!”

    “是吗?”嘴边的笑意在不知不觉中愈发温柔,“那要不要我到时候提前帮你们准备几张票?”

    “当然了!”

    金泰妍皱了皱小鼻子,理直气壮地说道:“我们可是‘家属’好不好?”

    “那到时候,VIP首映式的时候,你干脆也过来帮我吸引一下人气好了。”

    “嗯?”金泰妍一愣,讷讷地问道:“我、我吗?”

    “嗯,就是你。怎么,不愿意吗?”韩宇奇怪地反问。

    “不是……”金泰妍不好意思般地抿抿唇,犹豫着低声说道:“我以前都没参加过电影的首映式,现在突然去参加……会不会给OPPA你造成麻烦啊?我们两个的绯闻,到现在都还没过去呢。还有就是……我一个idol,听说你们这部电影都请到宋康昊演员了,我出席你们专业演员的活动,是不是不太好?”

    “有什么不好?idol就不是艺人了吗?还有作为‘至亲’,你来帮我宣传电影,这很奇怪吗?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吗?”

    当然听得出来这丫头话里的不自信,甚至可以说是一种简直莫名其妙的自卑。

    韩宇在好气又好笑中,就有点心疼地拿着手机,用十分肯定的语气对金泰妍说道:“你是谁?少女时代的金泰妍,就算是idol,你也是韩国最顶尖的艺人之一了。你有什么好担心的?你自己之前不也说了吗?是‘家属’。你不能来参加我电影的首映式,谁又有资格能来?说起来,要不是确实不合适,我都想带着你一起走红毯了。”

    “那么……允儿怎么办?”

    谁料,这时候,电话那头的金泰妍却冷不丁地小声来上了这么一句话。

    “……”

    都不用亲眼看,光是听着耳边的安静,金泰妍仿佛就能看到某人一时无言以对的模样了,她没有作声地再次皱了皱鼻子,本就微微上翘的嘴唇似乎在这一刻又往上噘了噘,泛着淡淡的幽怨。

    和陷入热恋状态的允儿不一样,金泰妍的耳根子可没那么软,或者说,她如今对韩宇这种习惯性的温言软语已经有所免疫了。

    虽然内心依然会因为他的话而控制不住地柔软下来,但好歹脑子没有罢工。

    她知道这不过是韩宇在安慰自己的话,事实的情况到底如何,到时候还要另说。

    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抓住了自家OPPA话中的漏洞后,金泰妍的情绪忽然就有些低落了下来。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明明之前已经有所决定了,以后要好好和允儿一起相处,但当自己再次面对这个问题时,她的心里就是觉得有些不舒服。

    就好像,两只本该牢牢牵在一起的手,有了第三只手横插进来一样。

    这种想法不太正常,金泰妍也知道自己在允儿面前,并没有那样充分的底气去这么想他们三人之间的关系。

    但,好不容易拥有一样心爱之物的孤单小孩,又怎么甘心真的和人去分享呢?

    “怎么了……生气了吗?”

    好像是感受到了金泰妍此时心中的失落,电话另一边的韩宇忍不住小心地问了一句。

    “没有……就是开个玩笑啊。哈哈哈……”

    金泰妍重新振作起来,拿着手机笑了几声,紧跟着,她像是猛地想到了什么新的话题,突然就压低了声音,对韩宇神秘又兴奋地说道:“OPPA,你知道吗?年底的时候……我就可以SOLO出道啦!”

    “什么?”

    韩宇一怔。

    ……

    “什么?Boss你是说,泰妍小姐她也要进行SOLO出道了吗?”

    电话那头的尹执少见地流露出了惊讶的情绪。

    最终,金泰妍还是没有按照徐贤交代的那样,去询问韩宇什么,两个人在聊了没多久后,就因为各自工作的开始而匆匆结束了今天的这次通话。

    只不过,金泰妍是带着和某人说过话后的心满意足挂断了电话,而韩宇,却是带着一种比之前还要烦恼古怪的心情结束了通话。

    “对。而且,也是迷你专。就算两个人都是SOLO出道,这种缘分还真是……”

    韩宇头疼地揉着眉头,拿着手机就低声嘱咐道:“总之,你尽快挑个时间……把这个消息透露给毛毛吧。”

    “可是……这样故意把两个人安排到一起,好吗?”在电话那头,尹执语气有些怪异地问道。

    “不然你觉得还能怎么办?一对一总比一对八要好控制。”

    韩宇无可奈何地轻叹了口气,他也不想做那种转头就把妹妹的秘密卖给别人的“坏OPPA”,然而这的确是无奈之举。

    “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总不能强行要求毛毛不许和少时同一天发歌。”

    “但不是还有你在吗?你去劝劝的话——”

    “你觉得,”韩宇打断了尹执,“毛毛在向你提出这件事之前,她会没考虑到我的反应吗?她不知道泰妍还有允儿跟我的关系吗?她都知道。但她还是这么做了。难道这样子我们还看不出来她这次的决心吗?”

    “……好吧,我知道了。”

    电话那头的尹执闻言略一默然,同样有些无奈地应了一句,接着她又说道:“哦对了,有件事刚好要跟你说一下。”

    “什么事?”

    “是《太阳的后裔》剧组那边,他们想问一问,什么时候可以开始宣传,听说定下来的女主角那边,真的快要和他们闹掰了。”

    听到尹执的话,韩宇愣了愣,然后就有些哑然失笑。

    虽然之前因为某只金酒垃的缘故,韩宇答应了金恩淑的邀请,但前阵子韩宇出演《思悼》的新闻闹得实在不太大了,导致《太阳的后裔》剧组不得不先下封口令,把韩宇将要出演男主角的消息给瞒了下来,打算等风头过去再说。

    结果,这个处理是没错,但原定的女主角宋慧乔那边就真的不耐烦了,打算抽身离开。

    说起来这件事自己怎么也有一半的责任,韩宇能理解《太后》剧组的苦衷,所以在思考了一会儿,他就对尹执说道:“你就回复他们,麻烦他们再等几天,等我拍摄结束就可以了,只要再多等一两周就可以了。另外……如果女主角那边有问题的话,就跟他们说,我这边倒是有一个人选,可以推荐给他们。”

    “嗯?”

    电话那头的尹执一听,不禁面露诧异。

    “你打算向他们推荐谁?”

    ……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