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等韩宇如约来到那家位于小巷中的私人西餐厅时,距离约定好的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左右。

    “铃、铃……”

    “Bienvenue!(欢迎光临!)”

    店门的设计相当复古,门檐也不高,还挂着一大串风铃。身材高大的韩宇下意识微低着头,在推门走进去后,耳边就传来了一句他很久没有听过的法语问候。

    他转头看去,一名金发碧眼的年轻女侍者站在门边的收银柜后,微笑地看着自己,并没有普通韩国人在见到韩宇时那种惊喜万分的感觉。

    嗯,发音还行,不过人是不是正宗的法国人韩宇就不知道了。他的学识的确很渊博,可惜大多是纸上学问,他在美国时的记忆中,也没多少和法国人接触的经历。

    但他倒是记得一点,法国,那是一个充斥着浪漫主义的国度。

    事实也正是如此,走进店内后,视野便随之豁然开朗。

    宽敞的大堂,几张间隔一段距离的木质餐桌,一侧有安放红酒的橱柜,另一边是半开放的厨房,食客们可以一边欣赏厨师烹饪的全过程,一边等待属于自己这一桌的菜肴被端上来。

    墙上整齐地安装着两排欧式风格的壁灯,散发出橘黄色的光芒,光线不甚明亮却显得格外温暖,将整间餐厅油然烘托出一种古典宁静的氛围,也为情人们之间的约会增添了几分暧昧感。

    在韩宇走进来后,下一眼他就看见在餐厅中央的那张餐桌旁,端坐着一道似乎已久候多时的身影。

    柔和的灯光像一支笔触朦胧的画笔,浅浅淡淡、隐隐约约地勾勒出了女人窈窕的身段,在韩宇进门时,她正好端起手边的一杯红酒。

    摇晃的高脚杯中猩红的酒液泛着粼粼的光泽,红唇轻启,动作轻缓之余,又透出点别样的魅惑,那发丝间若隐若现的钻石耳坠,仿佛两枚折射异彩的水晶。

    今天权侑莉把自己打扮得很漂亮,她穿上了一套用薄纱露出背部的雪白蕾丝长裙,标准的露肩设计,仅用两根透明的吊带来进行支撑,展现出了优美的锁骨与肩窝,显得魅力十足。

    白色的长裙,再加上四周略微昏暗的光线,环境与穿搭的完美融合将权侑莉向来偏于小麦色的肌肤衬托出了一种不同以往的白皙,可韩宇的目光却没有在她身上多停留哪怕一刻。

    他不想,也不敢。

    桌上的那瓶酒还剩下很多,不知是刚刚才醒完,还是算准了某人的到来时间,端着酒杯才浅酌一口的权侑莉也注意到了走进店里的韩宇,就放下自己手中的高脚杯,侧身和他对视着。

    “你知道吗?我在第一次和你演戏的时候,那时候你还在出演《杀了我,治愈我》,我就注意到了你的眼睛,看起来很好看。”

    听到权侑莉这句声音有些空灵的开场白,韩宇沉默了片刻,就走过来,对凑上来的侍者摆摆手,然后自己拉开权侑莉对面的那张椅子,坐了下来。

    “你想邀请我一起庆祝你的生日,其实不用通过公司,直接打电话给我就行了。”

    权侑莉摇摇头,拿起一旁的分酒壶,给韩宇也倒了一杯红酒,“有两个不对的地方。”

    韩宇看着自己面前的这杯酒,想了想端起来喝了一口,才问道:“不对的地方是什么?”

    “第一,我今晚没打算约别人,我只打算和你在一起。第二,通过你的公司和直接打电话给你,两者还是有区别的。”

    “什么区别?”

    “区别就是——”

    权侑莉对着桌上的那盏灯晃了晃自己杯中的酒,接着喃喃自语般地说道:“如果是我私底下邀请你,我害怕你会拒绝我,这样我会感觉很丢脸。通过公司来邀请你就不一样了,那就从私事变成了公事,我不用担心你会拒绝我,或者变着法子躲着我,而且你今晚在我面前没准还会变得小心起来。多好啊,不是吗?”

    明明分酒壶中的酒还剩一大半,韩宇却觉得此时的权侑莉已有了些说不清的醉意。

    这顿饭还没开始吃,他就开始有点坐立不安起来。

    “你放心,今晚的事,泰妍欧尼那边我已经提前和她说过了。”

    忽然,权侑莉说出了一句令韩宇感到惊讶和一丝荒诞的话来。

    像是感受到了他讶然的目光,坐在他对面的权侑莉抬头对上他的双眼,定定凝视了一会儿后,直到韩宇自己都忍不住想要稍稍错开视线,他才听到自己对面又传来了一句轻语。

    而这一回,从权侑莉口中说出的话,让他的心脏几乎情不自禁地多跳了一拍:

    “其实我总感觉……你和允儿之间更像是男女朋友。”

    见韩宇微愣地看着自己,权侑莉就面不改色地说道:“怎么了?你和允儿不是没有血缘关系吗?既然双方都很早就知道了这一点,彼此生出感情也很正常。还是说……你在惊讶于我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因为我能感觉出你对待泰妍欧尼和允儿的不同。你对泰妍欧尼,有种非常特别的包容,你对她似乎总是很爱护,爱护到了一种极致,这种感情我觉得有点不正常,像是哥哥对妹妹那样,又有点太过宠爱的感觉。而你对允儿就不同了,你们之间才是正常的相处,有的时间,就连我都觉得你们两个很般配。”

    韩宇都没有开口说什么,权侑莉就自顾自地说了一大通话。

    在听完权侑莉的话后,韩宇脸上的神情也变得有些复杂起来,在昏暗的光线掩盖下,不是那么明显。

    毫无疑问,权侑莉的看法又是一个旁观透彻的例子,就连她这位和自己三人没有什么过多接触的“局外人”都能注意到这些,这让韩宇不由地想到,自己过去和允儿、泰妍她们的相处,恐怕真的有什么自己未曾察觉到的问题。

    否则的话,又怎么会有那天在酒精的催发之下,那一句惊世骇俗的告白?

    直至今日,韩宇都在头疼自己回头该怎么去面对泰妍那丫头。

    “……客人在主人面前走神,可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

    又有一句突如其来的话传入自己耳中。

    韩宇猛然回过神来,立即就用略显尴尬与抱歉的表情看看正拿着一杯酒眯眼端详着自己的权侑莉,刚想说句道歉的话,就听到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

    “说实话,我倒是希望你现在在我面前表现得不要脸一点,这样至少还能让我开心一些。”

    权侑莉摇着头放下手中的酒杯,旋即就在韩宇默然的注视中,摇了摇桌上的呼叫铃,两人周围那些原本躲在黑暗的墙角处站立不动的外国侍者立马如同活过来一样。

    一名腰背笔直的侍者快步走过来,礼貌地弯下腰,用英文说道:“Madam?(女士?)”

    “Please serve the dishes.(请上菜吧。)”

    权侑莉的英语带着点韩国人独特的口音,落在韩宇的耳中自然说不上标准,但此刻他的心思早就不在这些事上面,只是用一种明显的复杂眼神,不语地看着坐在自己对面姿态优雅的权侑莉。

    “我跟秀晶打听过你到美国之后的口味。那丫头一开始还很警惕的样子,一个劲儿地追问我为什么问这个。很奇怪,明明我都可以用那种正常的语气对泰妍欧尼说出我今晚邀请你一起吃饭的事情,但当时一听到电话中秀晶那副十分紧张的口气,我就莫名地有些生气,于是就故意不告诉她答案。这么做很幼稚,对吧?”

    韩宇奇怪地发觉,在说完这番话后,权侑莉的目光就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好像在等待着什么,片刻后,她像是舒了口气,低着头拿起一把精致的金属小叉子,津津有味地吃起了那盘刚刚放到她面前的餐前小食。

    “还好,你没对我说你早就听说过这事。看来我的推测是对的,秀晶也喜欢你。”

    一瞬间,韩宇的脸上有些发僵。

    “不过看样子你也拒绝她了,否则的话,她不可能不对你说这些。还好是这样,不然的话,被一个自己妹妹辈的人比下去,这种感觉,实在太丢人了。”

    话说着,权侑莉就突然伸出自己手中的叉子,把韩宇盘里的几片黄瓜给扒拉到了自己盘子里。

    “我不是喜欢吃这个,我只是听说你不喜欢吃这个。”

    面对韩宇看来的视线,她如是解释了一句。

    韩宇闻言沉默下来,而后就在权侑莉微微愣住的目光中,什么话都没说,闷头把自己盘子里剩下的那些黄瓜全部大口地吃完了。

    空气中有种诡异的寂静在弥漫。

    没过多久,在韩宇的视线中,坐在他对面的权侑莉就面色如常地低下头,同样什么话都没多说地继续吃起了自己盘里的东西,手中的叉子再也没有伸出去过。

    韩宇好像松了口气,又像是有点怅然若失。

    他独自静坐了一会儿,也低下头,一语不发地吃起了东西。

    这一顿饭,吃得格外沉闷。

    两个人都不说话,各自吃饭的模样在旁人看来,更像是两名被强行凑在一桌的食客。

    桌上的一盏灯摆放在他们中间,各分一半的灯光,让他们看起来犹如身处两个泾渭分明的世界。

    “我今天叫你过来,其实是想告诉你,我已经决定彻底放开你了。”

    蓦然间。

    听到这话的韩宇抬起眼,看向了手中放下刀叉、平静地望着自己的权侑莉,在旁边那道柔和昏暗的灯光中,他那双被女人称赞过的黑邃眼眸盛满着愕然与呆愣。

    ……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