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一月份后,处于冬季的首尔气温愈发低了下来。

    庭院里种植的那些盆栽因为昨天刚下过的一场小雪而变得略微枯萎,而在屋内,充满暖气的客厅却也同样弥漫着一股莫名的凝重气氛。

    “OPPA你……刚刚说的这些事,都是真的吗?”

    在听完韩宇的阐述后,沉默了很久的林允儿率先打破了沉默,她眼眶微红,视线反复审视着韩宇,似乎想要从他那张平静的面容上看出点开玩笑的意味。

    对……她就是感觉他在跟自己等人开玩笑。

    什么多重人格,这难道不是电视剧里面才有的剧情吗?他,这个坐在她面前的男人为什么会是多重人格?他怎么会是多重人格?

    说起来相当的讽刺,当初托韩宇的福,在座的人几乎每一个都认真观看过他曾经出演的那第一部电视剧,因此,林允儿也多多少少对于多重人格患者的发病原因有了一些了解。

    她实在无法想象出,究竟是什么样的理由,能把这个人,能把这个陪伴着她一起长大的男人逼到发疯的程度……

    “疯子”,这是韩宇之前描述自己发病状态时用过的一个形容词。

    他说这话时虽然脸上带着无奈的笑容,可在场的四个女人没有谁去附和他一句。

    她们都一语不发地凝视着他,眼中的含义各有不同,却也近乎一致。

    震惊、不敢相信、难过,以及,感同身受般的心疼。

    以往“心疼”这个词,一般都是男人对于女人,然而当有一天,这个词汇被用在了一个男人的身上,那份心情,却也叫人有种说不出来的哀伤。

    只是韩宇到底是韩宇,他也是一个俗气的男人,这世上没有哪个男人会愿意别人对自己生出心疼的这种情绪,尤其对象还是几个和他关系亲近的女人。

    “是不是事实,我一时间也拿不出什么证据来给你们看。”

    韩宇转头看向了坐在自己右手边的郑秀妍,“不过你们可以问问秀妍,我记得她应该见过其中的两个家伙。”

    “欧尼!”

    向来和姐姐十分亲昵的郑秀晶这一回却一反常态地高声叫了起来,她用愤怒而不解的目光看着姐姐,问道:“他身上发生这样的事,你怎么还可以瞒着我?”

    和大家一样处于沉默中的郑秀妍抬抬眼皮子,视线微微扫视了一圈,当她注意到另一边那两道同样朝自己怒视而来的目光后,她就在心里无声地叹了口气。

    难道她不想告诉别人这件事吗?她也想,可是,把这种事说出去,除了有可能被泄漏到外界的坏处以外,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韩宇的事,可不是那种大家聚在一起集思广益,就能得出解决办法的小问题。

    “行了,别把气撒在你欧尼身上。这件事是我嘱咐她不要告诉别人的,一来是为了保密,二来,我也不想让你们担心。”

    郑秀晶愈发生气起来,她看不惯韩宇说这话时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呀……你不知道这事情究竟有多严重吗?心理上的疾病远远比身体上的还要难以治疗,这些你不懂吗?你不告诉我们,你让我们怎么帮你?!”

    韩宇瞧了她一眼,语气更加地惹人恼怒:“这件事,能不能解决,关键在于我自己,和你们没关系。我就算是把这事告诉你们,你们也没办法帮我解决,只会徒增烦恼而已。”

    “呀,你——”

    “好了,秀晶。”

    从头到尾很少发言的金泰妍总算出声了。

    她伸手拉了拉情绪激动的郑秀晶,接着就紧绷着一张小脸,转而面向了韩宇,“OPPA……我就问一个问题吧,你刚才告诉我们,这件事你自己能解决,你确定吗?”

    “他能确定什么?”

    还没回答,旁边的郑秀晶又嚷嚷了一声。林允儿张张嘴,本想说点什么,结果一看到郑秀晶那双和自己一样红通通的眼睛,就不由紧紧抿住下唇,回头也狠瞪了韩宇一眼。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们说这件事。”

    韩宇倒是毫不在意郑秀晶的拆台和林允儿那好像要活吃了自己的怨气眼神,他稍稍斟酌,就苦笑着说:“我的情况和你们在电视剧当中看到的不一样。说来可笑,但我的确能够和我身体里的那些‘人’沟通。这次也是,虽然方式蛮横了点,但他们好歹是把记忆还给了我。从这点上来看,我倒还要感谢他们。”

    “感谢什么?”

    始终没对这件事表过态的郑秀妍罕见地开口说了一句,她转头注视着韩宇,郑重其事地说道:“我知道OPPA你是不想让我们担心才没有说出自己心中的那些忧虑。没错,我说实话,我有时候确实很感谢Richard OPPA的出现,不然那时候可能真的会出大事。但是,我也绝对不希望OPPA你受到任何的伤害。现在所谓居住在你身体里的那些‘人’,你说是他们目前还没有做出什么真正的坏事,可是万一,万一将来有一天情况不受控制,万一……万一OPPA你真的因为他们而受到伤害,到时候我们要怎么办?”

    “没错!”

    这话一说,郑秀晶当即应和,她用一种不容拒绝的口吻对韩宇说道:“马上,回美国治疗!既然在韩国我们没办法,我们就去国外。我就不相信治不好,这又不是什么绝症。”

    韩宇能感觉到周围那四双眼睛又齐刷刷地盯住了自己。

    他忍不住再次苦笑道:“这确实不是绝症,但有可能就和绝症一样难以治疗。”

    “你是想让我把这件事告诉给阿爸吗?”

    林允儿极为认真地盯着韩宇,在这件事的处理上,她的态度和郑秀晶达成了高度的一致。

    “你们很希望我进行治疗吗?”

    “当然了!”

    四声不约而同的整齐回应。

    “可是……你们怎么确定,现在坐在你们面前的我,就是你们想要的我呢?”

    韩宇的话让在场的四个女人又微微色变。

    他这话说得绕口,但已经了解来龙去脉的林允儿等人却很清楚他这话里的含义。

    权允儿曾经说过,韩宇,也就是此时此刻出现在林允儿她们面前的这个人,有可能也是分裂人格中的一部分。

    在林允儿她们的记忆中,她们真正认识的那个韩宇,也许现在正沉睡在这具身体之中,尚未醒来。

    这也正是韩宇这段时间以来的顾虑之一。

    他原本是为了保证身边人的安全才选择无条件配合权允儿的治疗,可当问题在他眼前被正式揭露开来的时候,他就有些茫然地发现,这件事还关乎到他自身的“存亡”。

    韩宇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应该更进一步。他无可否认,自己在隐隐担心那所谓事情的真相。

    如果到时候,他发现他真的不是“他”,他又该何去何从?

    要治疗,他就得放弃自我,要保住自己,他就得陷入这无休止的困局,等待着或者将来有一天,事情会出现转机。

    两个选择都让人为难。

    而更为重要的是,韩宇心中至今都存有疑问,他在想,理查德他们,真的是因多重人格而诞生出来的副人格吗?

    如果是的话,那为什么他们的表现会和权允儿口中其他那些多重人格的案例有不少的出入之处呢?

    哪怕是多重人格的患者也不会出现像韩宇这样那么频繁的幻视幻听,这点韩宇在权允儿那边早就得到了确认。另外,权允儿也从未听说过,有谁会像韩宇一样,和自己的人格们“面对面”交流的。

    从未有过如此的案例,独韩宇一份。

    随着时间的渐渐推移,脑海中最初的那些疑问被解开了很多,但解开后,又有新的疑问被填补进去。

    眼前仿佛始终有一层迷雾,在笼罩着答案。

    韩宇想伸手拨开,又踌躇不前。

    只能任由情况再一次陷入僵局。

    “你们在担心什么,我都知道。”

    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这四道倩影,韩宇的表情既复杂又觉得安慰,他说道:“你们也知道,我并不是那种听不进劝告的人。我之所以会犹豫,是因为我有我的理由。虽然很遗憾,但事情就是这样。我有种预感,这件事最后只能在我自己手上结束。你们就当我是侥幸心理吧,在事情没有真正变得糟糕之前,就让我任性一下,随我的心意吧。”

    金泰妍咬咬嘴唇,看样子想要说话,但话还没出口就被韩宇会意地打断了。

    “别担心。”

    韩宇脸上重新浮现出温和的笑意,他看着这四张蹙眉注视自己的美丽脸蛋,轻声说道:“我又不是真的傻瓜,任性也会有个限度,觉得不对的话,我也不会固执到底。就算……事情最后真的不太如意,我也会想办法让它向好的方向发展的。”

    四女闻言,就相互对视一眼,最终,熟悉韩宇性格的她们,都没有再开口说什么。

    “好了。谈话到此为止。”

    韩宇微笑地拍拍手,站起身来,“我还有事,要赶着出去。你们要留在家里就随意吧,等我下午回来再说。”

    “O、OPPA!”

    忽然,在座中的金泰妍急促地叫了一声。

    等到韩宇疑惑地低头看去时,她才迟疑地抿着嘴,低下头道:“我……我有事要单独跟你说。”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