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编,会议开完了?”

    “啊对。”

    “这就是你儿子吗?哎一古,真是可爱啊!”

    “小宇,来,叫姨母。”

    韩以诗走在电视台里面,和相熟的同事笑着交谈了几句后就抱起身边的儿子。

    叫作“小宇”的小男孩一开始还有些挣扎,但当他一看到母亲同事那张和善的笑脸后,小脸登时略微发红,别扭地撇过头去,低声问候道:“姨母好……”

    “哈哈,还挺害羞?”

    “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性格太沉闷了,一点都不像我。”

    “男孩子安静点好,像我家那个,哎一古,啧啧,天天闹得你头疼。”

    “是吗?那我家小宇倒是从来没闹什么脾气。”

    “所以说大家才羡慕你嘛!”

    两个人又闲聊了一会儿家常后,见时间不早了,韩以诗便告别对方,拉了拉挎包的背带,一边看手表,一边抱着儿子急匆匆去坐电梯。

    “放我下来吧……偶妈,放我下来!”

    见怀里的小家伙不自在地扭来扭去,韩以诗只好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好笑地把这个自尊心过剩的小家伙给放到地上。

    紧跟着,一只白嫩纤细的手凑到了他面前。

    小宇看了看这只手,又抬头看了看妈妈。

    “不抱抱,牵手总行了吧?嗯?”

    韩以诗微笑地蹲下身来,满眼温柔地瞧着儿子。

    小男孩这才不情不愿地将小手放到妈妈的手上。

    母子俩手牵着手走进拥挤的电梯里。

    “啊对了。”

    韩以诗又想起了什么,在小男孩仰起小脸的疑惑表情中再次蹲下来,在他的小脸蛋上用力亲了一口,这才笑着说:“差点忘了最重要的一步。”

    小宇皱着小眉头,很不满意地瞅着妈妈。

    但很快,他紧绷的小脸还是渐渐放松了下来。

    母子二人看着缓缓下降的电梯层数,大手和小手握得很紧。

    ……

    “呼!真是,这次打折差点就来不及了。”

    晚上,用钥匙打开门,提着大包小包的母子俩依次在玄关换好鞋,才走进了这间半地下式的出租屋里,这里也是他们目前居住的家。

    韩以诗刚把手中的菜放到饭桌上,回头一看门口还吃力地提着那袋生活用品的小男孩,不禁哑然失笑。

    “好了好了,都到家了,就放在地上吧。”

    眉头纠结皱在一块的小男孩抬头看看她,执拗地摇摇头。

    韩以诗只好走过去,直接弯下腰帮儿子提拎起那袋东西。

    不过这时,小男孩注意到了她手指的指甲。

    本该呈现正常肉色光泽的指甲此时却泛着一种瘆人的青紫色,他不由自主地抿住了小嘴。

    “啊,今天可能工作太忙了,所以才……”

    韩以诗也注意到了自己指甲的变化,连忙拎着那袋东西收回了手,冲儿子灿烂地笑了笑。

    小宇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转身朝厨房跑去,他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了一瓶之前榨好的山药汁,又脚步飞快地跑回来,递给了发愣的韩以诗。

    “喝吧,听说对身体好。”他板着一张小脸说。

    韩以诗低头看看被儿子递到面前的这瓶山药汁,眼中闪过了一抹浓浓的暖意。

    她接过这瓶山药汁,却没打开喝,用手揉了揉儿子的小脑袋,柔声说道:“要吃饭了,等吃完饭再喝。”

    小男孩一愣,随即认真地点点头。

    晚饭过后,尽管被冰过的山药汁味道实在不怎么样,韩以诗还是在儿子眼巴巴的注视下微笑地喝了几口。

    然后,趁着小家伙去厕所的空档,她悄悄来到墙边那面平时被自己当成化妆镜的小镜子前,拿出一瓶用得差不多的裸色指甲油,小心翼翼地涂起了自己泛着青紫的指甲。

    一面涂,她还一面懊悔,今天早上出门太匆忙,忘记指甲的颜色已经掉得差不多了。

    “叮咚!”

    “欧尼?欧尼?”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换了一身居家装坐在墙面前的韩以诗转头一看就放下指甲油,站起身来去开门。

    “我就知道这个时间你一定在家!”

    一打开门,一名她很熟悉的年轻女人就出现在门外,对方一见她脸上便笑了起来,提起手中装有几瓶烧酒的袋子对她晃了晃。

    “呀。”韩以诗好气又好笑地看着这人,回头看了看厕所的方向,“小宇还在家呢!你让我当着他的面喝酒吗?”

    “我疯了吗?你的病我又不是不知道。”

    年轻女人一边换好鞋,一边在地板上放下自己随身带来的包,一屁股坐下来说:“这些酒是我自己要喝的!”

    “啧,恶毒的丫头……”

    韩以诗摇摇头,嘴角却含着笑意,也走过来坐下,问对方道:“今天又怎么了?你的稿子又被毙了吗?”

    “对啊!”

    年轻女人长叹了一口气,从袋子里拿出一瓶烧酒,刚要拆开就被韩以诗给抓住了手。

    “哎,欧尼……”

    “你要是想死在我手上,就在我家喝酒试试看!”

    被韩以诗瞪了一眼,年轻女人也犯怂地缩缩脖子,放下手中的烧酒,又叹气说:“哎,你说我们这些创作者的生路到底在哪里呢?明明是秉持自己的信念写出来的作品,偏偏却要去迎合某个人的取向和爱好,真是……”

    韩以诗起身去厨房拿出了一瓶果汁和两个空杯子,走回来放在年轻女人的面前。

    年轻女人无语地抬起头看看她,却再次被韩以诗瞪了瞪。

    怎么了?我家就这个,不喝滚蛋!

    呜……

    一脸莫名悲愤的年轻女人只好拿起那瓶她很多年都没喝过的果汁,分别给自己和韩以诗倒了一杯。

    这时候,厕所的门打开,走出来的小男孩看到家里来了客人,先是脚步一顿,紧跟着就怯怯地对年轻女人低头问候:“您好。”

    “哦,小宇你好啊~”

    尽管前头还在哀叹,眼下面对小男孩,年轻女人的脸上还是充满了笑意。

    接着她还感慨似的瞅着小男孩走到他的小书桌前盘腿坐下来看书,忍不住对韩以诗低声说道:“哎,欧尼,我上次提出的建议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建议?”

    “就是让小宇去当童星啊,你觉得怎么样?”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