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啪啪啪啪——”



    宗义脸色阴沉,全力舞动执法玄鞭,一次又一次的狠狠抽在薛风身上。



    每一鞭下去,血液飞溅,薛风身上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刑场中不少凡门弟子,已侧首不忍再看。



    “啪!”



    当第五十鞭时,被吊起来的薛风已遍体鳞伤,血液染红了白袍,不停地滴落在刑台上。



    然而,令宗义怒火中烧的是,直到现在薛风都未吭一声,而且!



    而且,薛风的眉头依旧未皱一下,仿佛受伤的身体不是自己的一般。



    观之,众人神色动容,未曾想如此年轻的薛风,心性竟这般坚定。



    “薛风五十执法玄鞭已结束,接下来的五十执法玄鞭是他为吴缔承受的。”



    宗义话罢,心中恶狠狠地道:“接下来的五十执法玄鞭,本执事只朝薛风胸膛抽打,我就不信抽不碎他肋骨!”



    “只要抽碎他肋骨,一鞭便能抽爆他的心脏!”



    笃定主意后,宗义心中大吼一声,倾尽全力舞动执法玄鞭,带着空气爆破声,狠狠地抽在薛风血肉模糊的胸口上!



    “啪!”



    瘆人的清脆鞭声响起时,薛风胸膛血液飞溅,依稀可见,露出了森森白骨,一股狂暴的力量渗入薛风体内,五脏六腑剧震。



    薛风身体一震,一口甘甜涌出了喉咙,薛风闭嘴将血液刚想吞入腹中,宗义又鞭抽在了他胸膛上。



    立时,薛风体内血液逆流而上,冲出了他咽喉,从鼻腔内涌出。



    即便如此,薛风依旧紧闭嘴唇,一声不吭之际,血液从双耳流出。



    一缕缕血液更是从双目中沁出,如同泪水般滑落薛风英俊而苍白的脸颊。



    望着六窍流血的薛风,吴缔一个七尺男儿,哇的一下哭了出来,“不要打了!”



    “我不要老大帮我承受,我要自己承受鞭刑!”



    吴缔落泪,疯了一般的朝刑台上冲去,呼吸间便跃上了刑台。



    “给我滚回去!”一直未开口的薛风,刚一开口一股血液便从口腔喷出,“快滚下去,否则,你这是扰乱行刑,会被受罚的。”



    “老大……我……”吴缔刚一开口,便被薛风大吼道:“走啊!”



    “老大您别生气,我这就走!”吴缔哽咽着正要转身离去时,脸色苍白的薛风,忽然笑了,“吴缔,别和一个娘们儿一样哭哭啼啼,把泪水给我抹干净了再下去。”



    “好的老大。”吴缔擦去泪水,这才跃下的刑台。



    “这个杂碎,都这个时候了竟然还笑,气死我了!”宗义心中气愤不已,疯狂的舞动执法玄鞭,不停地抽在薛风胸膛上。



    “啪啪啪啪——”



    宗义每抽打一次,薛风便疼得倒吸口冷气,感到五脏六腑遭到了重创。



    刑场上观看的百里馨儿,香拳紧握,指甲刺破了掌心,她也不知为何,每看到薛风被抽打一次,自己的心便刺痛一下。



    不知不觉,一滴泪水滑落百里馨儿绝色容颜。



    当宗义抽打薛风第九十鞭时,薛风胸膛上已经露出了数根保护着心脏的肋骨。



    “大长老,不知为何这杂碎的肋骨坚硬的出奇啊!”宗义传音不解道:“若换做正常凡门弟子,早已肋骨粉碎了。”



    见九十鞭过去薛风还未死而处于愤怒中的黎中天,传音咒骂道:“宗义,你这个没用的东西,把你吃奶的力气给本大长老用上!”



    宗义不敢怒更不敢言,只能把怒火发泄到薛风身上,他很想释放玄力一鞭子抽爆薛风,可是他不敢啊!



    因为白云山可在刑台上看着呢,一旦自己释放玄力,还不待抽到薛风,估计,便被人家一巴掌拍死了。



    带着不甘,宗义只能用尽肉身力量,舞鞭朝薛风抽去!



    剩下的十鞭,每抽一次,薛风口腔便喷出一口血液。



    白云山发现,百里馨儿美眸中噙着泪水时,他眉头一皱,暗道:“公主殿下不会对薛风动情了吧?”



    “若是的话可就糟糕了,不行,待会儿我得提醒公主殿下!”



    十鞭过后,宗义带着不甘,命令执法弟子给吊起来的薛风松绑。



    “吴缔,快把这颗丹药给薛风服下!”百里馨儿朝吴缔手中塞了一颗散发着生命气息的绿色丹药后,催促道。



    吴缔应了一声,便窜上了刑台,搀扶住了浑身是伤惨不忍睹的薛风,就想把丹药给薛风口中塞去。



    “这是大丹师才能炼制出的极品复苏丹,炼制此丹的主玄药很稀缺,别说在凡门,就算是在玄门坊市都未必买的到,百里馨儿怎么会有?”



    炼丹一途,分为丹徒、炼丹师、宗丹师、大丹师、亚尊丹师……



    丹徒可炼制适合玄丹境修士服用的丹药。



    炼丹师可炼制适合玄魂境修士服用的丹药,以此类推……



    薛风暗道一声后,将丹药吞入腹中后,一股股充斥着生命力的药力,源源不断的涌入了五脏六腑,开始修复伤势。



    其实薛风清楚,以自己身体恢复速度,纵使不服用丹药,也能在六个时辰内恢复,如今服下了极品复苏丹,便能在五个时辰内痊愈。



    黎中天深舒口气,朗朗之音传入众人耳中,“现在本大长老宣布,薛风、吴缔离开玄矿之事,到此结束……”



    不待黎中天话罢,薛风忍着伤痛,眼神中闪过一抹狠辣,沉声道:“大长老且慢,此事还没完!”



    “薛风,你这是何意?”黎中天白眉一抖。



    白云山等所有人,望着薛风亦是不解。



    “吴缔,你退下。”薛风说道:“放心,我很好,还倒不了。”



    “那老大你当心点。”吴缔叮嘱过后,掠下了刑台。



    薛风颤巍巍的朝黎中天躬身道:“依照宗规,若有宗门高层企图残害弟子,依照宗规第三十八条,则是鞭笞二百。”



    “请问大长老,弟子说的可对?”



    黎中天皱了皱眉,“你说的没错,但你究竟想表达什么?”



    此时,黎中天乃至于全场所有人,都不知薛风这是要作甚?



    众人自然不知,薛风是要报复黎中天,让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侄子黎寒被抽打,且还会被活活抽死!



    薛风笃定主意后,又道:“回禀大长老,弟子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让您为弟子主持公道。”



    “大长老,您请看!”



    薛风右臂一挥,释放出一蓬玄力,凝聚成一幅记忆影像。当看到记忆影像中的内容后,早已来到刑场上的杂务殿执事黎寒,惊恐不已!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