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贵为百里圣朝六公主的百里馨儿,虽从未去过东宫圣朝,但还是知道其他五大圣朝中流砥柱的传闻。



    她还清楚,薛大元帅有个傻独孙名叫薛风,还未出生时便和东宫圣朝三公主东宫若雪指腹为婚!



    “馨儿,你知道我爷爷?”薛风问道。



    “嗯,你爷爷是六大圣朝中的名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百里馨儿说道:“我还听说过你的事。”



    “你和东宫圣朝三公主指腹为婚,你出生后便是傻子……难道传闻有误?”



    “传闻是真的。”薛风叹气道:“在我薛大元帅府被灭门后,上天开眼让我变成了正常人。”



    百里馨儿愤怒不已道:“东宫圣帝真是个丧尽天良的畜生,他怎能如此忘恩负义,屠杀你们家族!”



    义愤填膺的百里馨儿,发现薛风顷刻间双目噙满泪水后,她好难过,难过的想哭,“呆子,我知道你为何会选择拜入缥缈玄宗了。”



    “是因为缥缈雪海四大古老宗门中,只有缥缈玄宗和东宫圣朝是死敌的原因对吗?”



    “没错!”薛风泪眸中闪烁着无尽的杀意,掷地有声道:“只有我拜入缥缈玄宗,才能躲避东宫圣朝的追杀。”



    “我定会努力修炼,总有一日我会亲手取下东宫圣帝、护朝圣师的脑袋,覆灭东宫圣朝,告慰我薛大元帅府的亡灵!”



    百里馨儿柔声道:“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百里馨儿安慰薛风片刻后,问道:“只有你逃出了薛大元帅府吗?”



    薛风如实道:“是老管家他老人家带着我逃出府的。”



    “那伯父伯母他们……”百里馨儿没有问下去。



    薛风说道:“当时我父母不在府中,逃过了一劫。”



    百里馨儿终于松了口气。“只是我现在不知他们在何处,是否安全。”薛风眼神中透漏着浓浓地思念之色,“老管家回老家时,我叮嘱过他,若有我父母的消息,便让他们来缥缈玄宗找我,也不知我



    父母知道我下落了没。”



    百里馨儿安慰道:“伯父伯母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平平安安的。”



    “呆子,东宫圣城虽然距离缥缈雪海并不远,但是伯父伯母若想抵达我宗,要飞渡浩瀚的缥缈雪海,需要数年时间。”



    “你就安心在宗门修炼,等伯父伯母来即可,届时,他们见自己的儿子变得如此优秀,一定会欣慰的。”



    “嗯。”薛风长叹口气,眸光悲恸,“我听老管家说,在我傻的十五年中,我爷爷依旧对我溺爱有加。”



    “可惜我爷爷再也看不到他的孙儿变优秀的这一天了。”



    “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东宫圣帝!”



    薛风顿时五官扭曲,如同夜色下的厉鬼,双目赤红道:“不将东宫圣帝抽筋拔骨,我誓不罢休!”



    接下来半个时辰中,在百里馨儿的陪伴下,薛风心情才好转。



    “呆子,你打算如何对待你的未婚妻?”百里馨儿问道。



    “未婚妻?呵呵……”薛风冷笑道:“以前东宫若雪或许是我未婚妻,但是现在不用想,东宫圣帝早已宣布解除婚约了。”



    百里馨儿若有所思道:“依照我们大陆习俗,除非男方死亡,女方才能单方面解除婚约。”



    “你现在还活的好好地,即便你们薛家真的叛乱罪不可赦,纵使他是东宫圣帝都没有权力解除婚约。”



    “除非他对外宣称你死了,才能解除婚约。”



    薛风目光冷冽道:“若没解除,总有一天,我会写下休书。”



    “至于东宫若雪,看在她和我订过婚的份上,若她是无辜的,我不会杀她,否则,她和皇室所有人下场只有一个,那便是死!”



    百里馨儿玉首微点,“无论你作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支持你。”



    随后,薛风和百里馨儿在如梦如幻的半山腰又闲聊了半个时辰,才返回凡门道场……



    由于凡门大比排位赛耗时更长,故而,三日后辰时才到尾声。



    三日前被鞭笞三百而险些丢了老命的黎中天,在芥子时空法宝内疗养了三日,如今已伤势痊愈,来到了凡门道场。



    向宗主行礼后,黎中天落座在了席位上,传音询问其他长老凡门大比三强是何人。



    当他得知薛风夺魁,以及宗主许诺吴清泉待薛风晋升玄门弟子后,会前往玄门上任之事后,他气得浑身发抖,心声嘶吼道:



    “薛风你这个小杂种给本大长老等着,本大长老定要在你成为玄门弟子之前宰了你!”



    黎中天怒火焚烧时,脑海中响起了玄门七系一脉大长老葛洪安不容反驳之音,“黎中天,你这个没用的东西,你说薛风凡门大比遇到你的人必死,可现在呢?”



    “他不仅没死还夺魁,得到了宗主的青睐!”



    “我之前说过,若薛风大比不死,之后半个月内他还没死,你就以死谢罪!”



    “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你自求多福吧!”



    闻言,黎中天心中一颤,不露神色的传音道:“您放心,属下知道如何做!”



    葛洪安神色凝重的传音道:“嗯,别再让老朽失望了,否则,老朽无法向上面交代,上面也无法向主人交代!”



    ……



    午时将至,凡门大比排位赛结束。



    谭泽荣登凡门仙榜第四,对其很有好感的薛风上前道贺。



    “薛师弟,你这个朋友我谭泽交定了!”谭泽笑道:“今后不介意我叫你薛贤弟吧?”



    薛风拱手道:“说笑了,能结交谭兄这样的朋友,我求之不得。”



    “肃静。”玉楼上吴清泉依旧主持大比,全场安静后,他神情肃穆道:“现在本长老宣布,今度凡门大比结束。”



    “进入凡门仙榜前百名的弟子上1号道台,接下来宗主会发放奖励。”



    薛风等百名弟子颇为激动的纷纷跃上了1号道台,分为十排驻足而立。



    洛千凝自席位上缓缓起身,俯视着百人目光赞许,绝色容颜上第一次泛起了丝丝浅笑,贝齿轻启道:



    “首先恭喜尔等成为今度凡门大比百强,我宗若想改变缥缈雪海四大古老宗门之末的局势,需要你们这样的弟子。”



    “当然,其他未上榜弟子也要努力,永远以壮大宗门为己任,明白吗?”台上百名弟子和台下二百万弟子,齐刷刷的跪身叩首,异口同声,声响震天,“弟子明白!”
最近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