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此刻,永生道场中一千二百多万名弟子,惊呼声、嘲讽声、嘲笑声混合在一起,如同潮水般吞噬了夜空:“天呐,我们薛师兄竟然要挑战十二排上的极品尊丹,太不可思议了!”

“我相信我们薛师兄一定可以!”

“老大威武,老大您一定可以挑战成功!”

“……”“呵呵,你看看缥缈玄宗一群弟子激动的和猴子一样,搞得好像薛风可以挑战成功似的。”

“就是就是,依我看薛风这完全就是装逼,他只是缥缈玄宗圣门劳务弟子而已,估计他连第七排的上品亚尊丹都辨别不出,还妄想挑战极品尊丹,真是可笑而无知!”

“就算薛风真有挑战极品尊丹的能力,可是诸位别忘了,现在只剩下一刻了。”

“极品尊丹的难度系数,至少是挑战上品尊丹的十倍,别说一刻,给他三刻都未必辨别的出来!”

“看着吧,缥缈玄宗会因薛风的无知而倒扣2800盛典积分。”

“……”众人之音萦绕于耳畔,薛风付之一笑,招手间,第十二排九十三号丹匣飞入手中。

旋即,薛风闭上双目,鼻尖抵住了丹匣,顿时,闻到一股刺鼻且带有腐臭的气味钻入鼻腔。

紧接着,使令狐必烈、龙鸿、郭潇湘、唐太铳四位裁判感到匪夷所思的一幕发生了。

三息!短短三息,薛风便睁开了双目,笑容满面的说道:“四位裁判,若晚辈未猜错的话,此……”不待薛风话罢,永生道场中响起了海啸般之音:“什么情况?

莫非薛风已经辨别出来了?”

“这不可能,他只用了短短三息啊!”

“不可能,一定不可能,就算他辨别出来了,也是错的!”

“……”令狐必烈怒声道:“统统闭嘴!”

顿时,偌大的永生道场中安静下来,落针可闻其声。

“薛风,你继续说。”

令狐必烈浑浊的眸子里,闪烁着异样的色泽,毫不避讳道:“你若真耗时三息作答出来,如此速度,老朽我年轻时可断然做不到啊!”

“来吧,让老朽看看,你究竟是胡言乱语,还是能创造同辈中人无人可及的荣耀!”

玉楼上,刚落座不久的洛千凝,神色紧张的再次站了起来。

万众瞩目中,薛风灿烂而笑道:“若晚辈未猜错的话,丹匣内的是极品尊丹:腐血蚀腑丹。”

“这是一枚毒性极强的丹药,即便是炼神境大圆满的强者,一旦服下,若没有解药及时救治的话,不出一刻,体内血液便会化为乌黑。”

“与此同时,体内五脏六腑中六腑会腐烂,使人死亡。”

“如此剧毒之丹,炼制起来要比普通极品尊丹难三倍以上。”

“共有四种方法炼制此丹,第一种需要八百六十种、第二种需要九百二十种玄药。”

“第三种需要一千零三十六种、第四种则需要一千二百六十一种玄药。”

“若是需要的玄药种类多,说明玄药年份要低一些。”

“而此丹选用的正是第四种,其中死亡属性玄药多达三百九十种,金属性……”接下来的不足半刻中,薛风淡紫色眸子里透漏着自信,滔滔不绝的将一千二百六十一种玄药,全部说出。

在洛千凝、萧亚音、骆长锋,以及几乎所有缥缈玄宗弟子期待的目光中,令狐必烈、龙鸿四位裁判,开始先验证除了薛风、穆冰嫣外的四人作答。

令狐必烈朗声道:“现在本主裁判宣布,厉尘澜、萧尘、叶思雅、黎飞挑战成功。”

闻言,洛千凝终于松了口气,继而,看向穆冰嫣。

令狐必烈打开穆冰嫣手中丹匣后,目光赞许道:“本主裁判宣布,穆冰嫣挑战成功!”

“好,好……太好了!”

原本不看好穆冰嫣的萧亚音,激动的热泪盈眶。

洛千凝亦是欣喜不已。

永生道场中一千二百多万名弟子,内心的震撼可想而知,他们万万未想到,缥缈玄宗竟出现了一个,可以和龙葵、楚月璃、狄尘风三人丹术媲美的妖孽之才。

“薛风,我真的挑战成功了!”

开心不已的穆冰嫣,不顾众人的目光,紧紧地抱住了薛风。

没有人能体会穆冰嫣此时此刻的心情,她除了激动外,愈发的崇拜薛风。

没有薛风的指导,自己根本不可能有资格,和其他古老宗门丹术天才同台竞技,更加不可能挑战成功上品尊丹。

穆冰嫣那沁人心脾的处子之香,令血气方刚的薛风小腹燥热。

感受着怀中穆冰嫣那凹凸有致的身躯,薛风不禁有些心猿意马。

“薛风,谢谢你。”

穆冰嫣香腮染霞离开薛风后,情真意切道:“若不是你传授我丹术,我不可能成为圣阶尊丹师。”

此话一出,全场所有人为之一愣!“薛小友,听冰嫣的意思,她的丹术是你教的?”

令狐必烈一脸骇然的盯着薛风。

“算是吧。”

薛风笑了笑。

“什么算是?

明明就是你教的。”

穆冰嫣莞尔一笑。

“厉害……厉害啊!”

令狐必烈对薛风赞不绝口,他本来还在想,缥缈玄宗究竟能有何人,将炼丹境的穆冰嫣教成同辈中人里的丹术妖孽之才。

可他怎么都未想到,教穆冰嫣的竟然是缥缈玄宗一名圣门劳务弟子。

“前辈过奖了。”

薛风不亢不卑道。

“哈哈哈哈!”

令狐必烈笑道:“薛小友,原本老朽根本不信,你可以挑战成功,现在看来应该是老朽看走眼了。”

“既然你能教出冰嫣这样的圣阶尊丹师,那老朽还是相信,你可以挑战成功的。”

薛风微微躬身道:“借您吉言,但愿如此。”

“现在开始验证薛风的作答。”

令狐必烈话罢,从薛风手中接过丹匣。

这一刻,一千多万人目不转睛的盯着丹匣,全场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令狐必烈打开丹匣后,映入众人视线的是一颗通体乌黑的丹药。

“的确是腐血蚀腑丹!”

令狐必烈老躯一震,“究竟是否是用一千二百六十一种玄药炼制而成,还需老朽验证一下。”

玉楼上,亭亭玉立的洛千凝,香拳紧握的掌心中沁出了细腻的汗水。

她目光期待、心中忐忑的望着令狐必烈,希望能有奇迹发生。

反观公孙雯、欧阳灵霄,以及无数人神色凝重到了极点!数息过后,令狐必烈突然老躯颤抖,激动万分的大声道:“本主裁判宣布,缥缈玄宗薛风挑战成功,成为自四术盛典举行以来,首位挑战成功极品尊丹的圣门弟子!”

“这是属于薛风的荣耀,更是由他铸造的奇迹!”

此话一出,轰动全场!洛千凝顷刻间,美眸中泛着激动的泪光!反观公孙雯、欧阳灵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最近阅读